向云驹:提升文化战略升级,打造一体化“大北京”的梯形文化空间

[著名的语言文化]

推进文化战略升级,打造一体化“大北京”梯形文化空间

——访中国文学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向云菊

作者:胡彦林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执行副主席兼秘书长项云举,中国文学艺术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首都特聘教授、长春大学、长春师范大学、天津大学等机构兼职教授,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学术委员,始终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的理论思考转化为对现实和文化行动的关注。长期致力于民间文学和民俗的理论发展,与冯继才先生一道,不遗余力地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和传播。

个人成就和荣誉离不开北京的滋养。

记者:你为什么会喜欢北京?历史文化名城北京是如何滋养你的?

向云菊:自从1980年被中央民族大学录取以来,我一直住在北京。从那以后已经有将近40年了。北京是一个让我感到特别自豪和满足的地方。如果我没有在北京生活和工作这么多年,我今天就不会取得这么大的成就。我要感谢北京文化,尤其是它的修养和自制。

从遥远的湘西来到北京上大学,真是大开眼界。许多著名大学的著名教师都集中在北京。这里浓厚的文化氛围对我的成长非常重要。我是土家族,我去了中央民族大学。在这里学习使我能够深刻理解中国的民族团结、不同文化的多元和综合构成以及中国的文化结构和现状。如果你不在北京上大学,你就不能深刻理解中国文化。

在北京学习期间,北京给了我很多荣誉。例如,我被授予“北京郝散学生”的称号,当年学校四名优秀毕业生之一,我担任班长的班级被授予“北京郝散集团”等称号。本科毕业时,我在北京所有高校的先进事迹报告中代表全班介绍我班的民族团结先进事迹。大学毕业后,我被中央民族大学录取为研究生,继续学习民族文化,积累学术知识。研究生毕业后,我进入文化部少数民族文化司,从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角度参与了很多工作。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乌兰·齐木了。然而,早在20年前,在考察内蒙古民族文化时,我们就对乌兰齐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我还参加并主持了一些重大文化项目,如藏汉民族关系专题调查,推动文化部和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联合举办汉藏民族关系文物展,开展少数民族文艺研究,举办文艺演出等大型活动。2003年,我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首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称号,这也是北京给我的荣誉。我认为北京给了从事文化工作的人们一个独特的历史舞台,一个活跃的当代文化舞台和一个巨大的文化平台。

辐射全国并通向世界的文化中心。

记者:你认为北京的主要优势是什么?

向云菊:首先,我从事文化新闻工作多年,然后我在中国文联中国民间美术家协会工作了十多年,我和中国民主民生协会主席冯吉才等人一起,以北京为文化中心,示范和指导重大文化政策的制定,推动一系列国家文化政策的完善和相关立法的出台。推进中国民间文化遗产的抢救和保护,推动全国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让熟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人从陌生走向熟悉,推动和推动持续20多年的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抢救热潮。如果我们把北京作为一个平台,我们就不能做这样一个辐射全国的大事业。

在很大程度上,北京的优势在于其在文化方面的核心地位和示范作用,这可以形成一个从上到下、从政策制定到全国动员的平台。北京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种文化人才。北京是高端人才聚集的文化中心。它也是我们国家政策、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该中心所做的工作自然具有国家和国际性质,并符合国际标准。我们谈到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推动中国形象国际建设进程的经验和故事。

作为国家文化中心,北京有许多中央单位,具有突出的人才优势。目前,各大城市对人才的竞争非常激烈。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北京应该考虑如何继续发挥其核心、主导和辐射作用。特别是在人才流动和吸收方面,不仅要促进国内城市之间的人才流动,还要努力提高北京在国际平台上的竞争力,出台更多优惠政策,保持开放包容的能力,增强对国际人才的吸引力,让北京永远年轻。

我们应该从历时的角度深入探讨北京的作用。

记者:除了这些优势之外,你认为北京文化的厚度可以从哪些方面得到更好的挖掘?

向云居:从中国文化的历史进程来看,对北京的地位和作用的理解还可以进一步探索。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其源头可以追溯到古代周口店的穴居人。几十万年前,北京是中国古代人类活动的核心地区之一。70万至20万年前北京人和3万年前穴居人的原始文化延续到当代中国人的生活中。北京也是一个有1000年历史的著名古都。它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和影响是不可动摇的。她拥有的世界文化遗产在中国首屈一指,象征性文化遗产非常突出。

文化发展应该有与新时代发展相适应的战略升级。

记者:你一直从事文化领域的研究。你对北京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望和建议?

向云居:就文学艺术而言,北京是各种艺术的聚集地。文艺的重要舞台和一流的高校都扎根于北京,这是其他地方城市无法比拟的。通过多年对全国文化交流活动的观察,我发现,除北京外,其他大中型城市也在搭建国际文化艺术展示平台,如举办国际电影节和国际博览会,与北京竞争举办国际交流活动。竞争不是一件坏事。主要城市互相学习。在“百花齐放”的形势下,北京应继续保持活力,充分发挥知名高校、各类大型剧团和一流文艺人才的作用,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艺术活动。一方面,北京的文化艺术活动应该满足北京居民的文化需求;另一方面,它应该继续在全国和国际上建立一个文化交流的平台。我们要保持它的活力和高质量,充分发挥它促进各地区、各民族和各国文化交流的作用。

在实施“一带一路”伟大战略的过程中,北京是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各国交流、合作与和谐发展的重要起点。在我看来,北京应该根据自己的国家战略制定一个更加国际化的目标。换句话说,北京的文化发展应该有一个战略升级,以配合新时代的发展。这是北京目前面临的全新任务。

形成一体化“大北京”的梯形文化空间布局

记者:你是著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你研究文化空间已经很多年了。你对北京未来的城市结构和建设有什么建议?

向云居:北京应该调整城市结构,合理布局新北京的文化结构和空间。在旧北京、通州行政中心和雄安新区的新格局中,文化结构和布局应相应调整,使这种三角结构适应未来的城市发展。北京在文化方面仍然欠很多。文化的发展跟不上经济和城市发展的速度。我们不能等到所有其他方面都完成后再考虑文化问题。北京古城墙的拆除是一个惨痛的教训。新北京的战略规划需要着眼长远,配套文化建设和战略布局要同步跟进。文化战略布局应该更加可知和明智。我们对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模式都有更好的了解,但如何调整文化模式仍不明朗。在这方面,应不断加强宣传,还应反映结构调整。例如,一些大型中央文化机构如何与北京的发展方向相匹配和协调?如果我们的人才和高校仍然集中在北京老城区,新区的配套将会脱节和不协调。

像我们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一样,有十几个艺术类别。这些艺术类别与北京的新建筑兼容吗?它如何参与结构调整?目前,我们对“大北京”整体概念的探索还远远不够。特别是在空间性方面,如何协调郊区和城乡结合部是北京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我认为上海在这方面的经验值得北京学习。北京也需要虚心学习外国城市的先进经验,如伦敦、巴黎、东京和纽约。这些城市的服务覆盖面更广。他们的空间规划不仅反映了大首都和大城市的定位,也显示了其周边郊区的高度现代化。然而,北京郊区和农村的现代化还远远不够。

如果北京周边的郊区县和北京能够齐头并进——当然不是说高层建筑建在郊区和农村地区,而是应该有一种文化融合的感觉,而不是突然从核心城市撤到另一个省的农村地区。我提出的“大北京”的概念,是指北京要体现农村的现代化,周边郊区县、村的现代化程度要与北京市区一致。在一致性上也有一些差异,形成了梯形的三级结构——核心城区、周边副市中心,然后到郊区县。这种略有不同的三层结构形成了一个和谐风格的“大北京”,所以未来美丽的北京更值得我们期待。

极速赛车购买 3分钟pk10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