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重的班长“坐不住”了

“排长,你能调整一下吗?我不想和班长一起值班。”最后,我鼓起勇气提出了这个看似不合理的要求。

班长刘帅温文尔雅,相貌清秀,对班上的同志一直都很亲切耐心。自从我离开公司以来,他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然而,目前,在我训练回来后不久,我就开始值班了。他在我心目中的好形象逐渐瓦解。

面对排长质疑的目光,我大胆地说出了真相:“我和排长之间没有矛盾,也就是说,每次他值勤时,他总是无法坐以待毙。四处走动打扰了我。我既不能安心执勤,也不能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在战斗岗位上学习一门好专业。”事实上,我不敢说的是班长在值班时总是“挑毛病”,这让我看起来好像冒犯了他。

"好吧,那就让你多和几个人一起看,体验一下这段经历."听完我的话,排长笑着转身离开了。

令我惊讶的是,让我在后面值勤的老兵看起来都像班长。他们不能在几分钟内一动不动地坐在值班室里。他们绕着橱柜走了一会儿,翻找着专业书籍或值班日志,然后“无聊”地重新整理设备线路。这让我一天天地困惑,再也说不出话来。我总是担心有一天我会变成这样。

一天晚上,我被指派和班长一起值班。正当我要小睡一会儿的时候,我和上司的联系突然中断了,机器上的红灯变成了红色。我立刻慌了。这时,监视器走到柜子后面,听着噪音。他什么也没说就开始工作。几分钟后,设备恢复正常。然而,我仍然很震惊,在重新连接信号时,我握手并经常出错。

“班长,你为什么不着急?”班长的回答让我恍然大悟,“我喜欢闲坐着值班。我如何才能完全掌握设备,更不用说有效处理关键时刻了?”

原来,“坐不住”是合格值班人员的“职业病”。由于机组总部毗邻沙漠地区,沙尘暴和温差对设备的稳定性有很大影响。退伍军人故意养成了值班时经常观察和操作的习惯,以确保沟通顺畅和安全。

现在,每次我值班时,我也开始“坐着不动”,并不时告诉自己这是我应该值班的。

(按苏·颜强和王保卫排序)

pk10下注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快3下注 天津十一选五 香港彩购买